2

「……因為在競技場中你只有一個願望,而它的代價極其高昂。」我假裝看著凱薩,但其實只是對著他誇張的髮型。

「那代價是你的命。」凱薩點了點頭,表示瞭解。


「噢,不。那代價遠超過你的命。我們說的可是殺害無辜的人。那代價是你所有的人性。」


「你所有的人性。」他低聲重複。


我右手握成了拳頭。「因此你抓緊你的願望。最後那天晚上,沒錯,我的願望是保住凱妮絲。但是,我儘管不知道叛軍的存在,仍感覺到情況不對勁。每樣事情都太複雜了。我很後悔,沒有接受她的提議,在那天稍早跟她一起逃跑。但那時,你根本不可能逃跑。」


「你們太專注在比提那個讓鹹水湖通電的計畫了。」


「太忙於扮演其他人的盟友了。我絕不該讓他們分開我們的!我就在那時候失去了她。」說到這裡,我不禁哽咽。這雖然是一場戲,但史諾總統卻讓我即興發揮。因為好戲在後頭。


「你是指你留在閃電樹旁,她和喬安娜.梅森拿著金屬線軸下到水邊的時候。」凱薩在一旁補充,唯恐大家會忘記。


「我一點也不想這樣!」我激動的喊道。一想到當時的狀況我便感到後悔。如果我一直待在她身邊,就不會成了都城用來威脅凱妮絲的工具!「可是,我沒辦法跟比提爭論,因為那樣會洩漏我們打算脫離結盟關係的意圖。」我現在唯一能做的,只有盡全力保住凱妮絲。於是我繼續說道:「當那條金屬絲線被剪斷,所有的事情立時大亂。我只記得一些片段。我急著找她。看著布魯塔斯殺了麥糠。我殺了布魯塔斯。我知道她在喊我的名字。然後閃電擊中大樹,接著,環繞著競技場的力場
……爆炸了。」

「比德,是凱妮絲把它擊爆的。」凱薩同情的說:「你看過那段影片。」


我厲聲反駁:「她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。我們沒有人完全瞭解比提的計畫。你可以看到她拼命想搞清楚那條金屬絲線是要幹嘛用的。」

「好吧。只不過看起來是很可疑。」凱薩將信將疑。「好像她自始就參與了叛軍的計畫。」

我起身,傾身面對凱薩的臉。為了抑制住怒氣,我兩手緊緊抓著主持人座椅的扶手。「是嗎?讓喬安娜差點把她打死也在她的計畫之中?讓閃電擊中,全身癱瘓呢?引發轟炸呢?都是在她的計畫之中嗎?」然後,我開始用吼的:「凱薩,她不知道!除了一心想保住對方的命,我們兩個什麼都不知道!」

凱薩伸出一隻手平貼在我胸前,似乎是想保持我們之間的距離。「好,好,比德,我相信你。」

「好。」我身體往後退,收回雙手,抬手撫過頭髮,重重地癱坐回自己的椅子。

凱薩等了一會兒。「那你們的導師黑密契.阿勃納西知道嗎?」
 
聽到黑密契的名字,我的火氣不禁往上冒。「我不知道黑密契知道什麼。」

「他會不會也參與了這項陰謀?」凱薩問。

「他從來沒提過。」我說。

凱薩追問:「你心裡的感覺呢?」

「我從頭到尾都不該相信他。」我聳了聳肩。「就這樣。」

凱薩拍拍我的肩膀,說:「如果你不想說了,我們現在就可以停止訪談。」

「還有什麼需要討論的嗎?」我苦笑。

凱薩說:「我本來打算問你對戰爭的看法,但是如果你太難過……

「噢,我還沒難過到不能回答這個問題。」我深吸一口氣,然後直視著攝影機的鏡頭。好戲終於上場。「無論你是都城的人,還是站在叛軍那一邊,我希望電視機前的各位能停止片刻,好好想想這場戰爭意味著什麼,對人類有什麼意義。過去人類在戰爭中幾乎滅絕。如今,我們的人口比當時還少。我們的環境資源也更貧乏了。這真的是我們想要的嗎?把我們自己滅絕殆盡?然後希望――希望什麼呢?希望有某種更高尚的物種來繼承硝煙滾滾的殘存大地嗎?」
 
「我不懂……我不確定我懂你的意思……」凱薩說。

「我們不能再這樣互相打下去了,凱薩。」我耐著性子解釋:「到時候我們當中存活下來的人口,將不足以繼續繁衍下去。如果大家不放下武器,我是說,不在最短的時間內停戰,大家就玩完了。」

「所以……你這是在呼籲停火?」凱薩問。

「對,我是在呼籲停火。」我有些不耐的說:「現在我們可以叫警衛過來,帶我回房間去了吧?我好繼續用撲克牌再搭他一百棟紙房子。」

凱薩轉身面對鏡頭。「好。我想,訪問就到此結束。接下來請繼續收看原先排定的節目。」

音樂響起,伴隨著我們退場。那聲音刺痛我的耳膜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Royal 的頭像
Royal

Royal - 沒有我的世界,你憑什麼獨活?

Roya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