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

我驚訝於自己聽見鑼聲,想起的竟然不是七十四屆飢餓遊戲,而是大旬祭。那場徹底剝奪我和凱妮絲最後一絲平靜的獵殺。

遊戲一開始我便撞上競技場周圍的力場。當時我癱軟在地,並沒有昏迷,僅是有種窒息的難受。我無法呼吸。聽見她哭泣的那一刻,心中登時有股力不從心的慌亂。

在那些充滿惡夢的夜晚,她也曾如這般崩潰。不過,她的無助又比那時更多了些。

我不奢求凱妮絲把我放在第一位,只希望在她需要朋友安慰時,至少能想到我。如果我對她的感情會使她感到彆扭,那我寧可這一切從未發生過。告白。競技場的那些日子。火車上我們相擁而眠。假求婚。

凱妮絲對我的重視程度,讓我在這理當懼怕的遊戲裡添了一分歡喜。心滿意足。但我立即覺醒。我所能想的只有保全凱妮絲。然而,我現在卻站在這裡。站在都城愚弄我的舞台上,任人宰割。我沒資格喜歡凱妮絲。連最基本的「保護自己」都做不到,我要如何保護她?相反的,蓋爾陪在她身邊,成為她的避風港。一想到我唯一派得上用場的時刻,竟也被人取代,忍不住為自己感到悲哀。

鑼聲響了第二次,但卻什麼事也沒發生。我有些侷促的左右張望。

「啊──────」我倒抽了一口氣。腳底傳來刺痛。這種感覺再熟悉不過。是燙傷,正快速的起水泡。我在原地踏步,跳躍,盡量減少腳底和地板接觸的時間。在都城眼中,現下的我一定很愚蠢。如同在競技場中。

熱度持續,且逐漸升高。

我絆到自己的腳,趔趄跌坐在地。疼痛紛至沓來。手心。大腿。屁股。我放聲尖叫,在地上打滾。明知道這麼做只會造成更多痛苦,但身體不聽使喚。打滾。掙扎。打滾。水泡。打滾。焦味。

黑暗。

我在溫暖中醒來。

白色的房間裡,燈光明亮熾熱。我下意識撫上手臂。那裡一片光滑。

不知道為什麼,我總覺得有些怪異。

「我們都希望學舌鳥能平安歸巢,是吧?」

「比德,如果我請你跟我一起逃離第十二區,你願不願意?」

「那孩子,她是個天生的生存者。」

「給我好好活著。」

腦袋裡的聲音在鼓譟。砰砰砰。砰砰砰。砰砰砰。

砰砰砰。

「比德。」爸爸慈愛的聲音。

「比德!」凱妮絲哽咽尖叫。

「我們都希望學舌鳥能平安歸巢,是吧?」史諾總統的話語如那玫瑰花香,真實中帶了點虛幻。

保護學舌鳥,使其平安歸巢。停戰。停火。學舌鳥墨色的翅膀在我眼前展開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Royal碎碎念:

不知道有沒有寫出大家想看的虐待過程?我覺得用烤箱好像還好......我有想到另一種虐待方式,改天再寫好了~~~~(總覺得這篇寫的特別糟......(癟嘴)

歡迎大家替我挑錯字+修文唷~~~~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Royal 的頭像
Royal

Royal - 沒有我的世界,你憑什麼獨活?

Roya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2)

禁止留言
  • 悄悄話
  • 悄悄話
  • 悄悄話
  • 悄悄話
  • 悄悄話
  • daisyhayes
  • Dear Royal,
    我先把這篇貼出來了唷
    如果妳之後有修改再請通知我~^^

    因為不知道妳的碎碎念要不要一併貼過去
    所以我就先暫時沒有貼了
    如果要一起貼的話請再跟我說喔~;)
  •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現在才回覆......對不起......(畫圈圈)
    這篇有修改過,再麻煩Daisy整篇貼一遍了!!
    碎碎念可以不要理他哈哈!!
    最近我們兩個感覺都好忙(Daisy好像已經快忙完了??看妳更新無名的速度)顆顆~都城5主要是在講劫持,可是有沒有寫到位還是要看一下大家的想法......
    對了,我有去找到學舌鳥的顏色,我一直想跟妳講頁數,可是每次都忘記!!(我有這麼老嗎!!!!)
    在《自由幻夢》中,凱妮絲唱The Hunging Tree那一段有講到,說是黑色翅膀白色羽毛,所以我可以當成黑色的嗎......?

    Royal 於 2011/12/10 13:27 回覆

  • 悄悄話
  • wenyen94
  • 讚讚讚~~給你一個讚~
    (↑愛玩FB 就是有這種下場)
    繼續繼續~~我還要看~~
    喔耶!!
  • 謝謝啦~~~~>w<我會加油喔,可是會隔比較久才會有下一張,因為要期中考......(皺臉)

    Royal 於 2011/10/01 16:38 回覆

  • Felici
  • 寫得超讚!!我好像又進入飢餓遊戲了!
  • 又是一個HG迷呢!好開心~~~~也很高興妳喜歡我寫的文章!!:D

    Royal 於 2011/10/01 16:39 回覆

  • 悄悄話
  • 悄悄話
  • 悄悄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