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官如意在這宮裡已待了將近一年。每天都過著差不多的生活,日復一日。

起初剛進宮的幾日,上官如意天天哭。她不過是個五歲女孩兒,她寧可不要這后位、不要那高高在上的夫君。她只是想念母親的懷抱,以及家鄉的溫暖。

「皇上?」看著那疾步走入寢殿的明亮身影,上官如意不由得感到幾分驚詫。

「皇后,別那麼驚訝。朕早受夠文武百官婀諛諂媚的臉,還有霍光!」劉弗陵一旋身,抬手打落一支花瓶,發出清脆聲響,碎了一地。

上官如意不住瑟縮了下。她還不習慣劉弗陵的怒氣。

「他以為他是誰?憑什麼如此左右朕?只恨朕年齡尚幼仍不足以同他對抗!」劉弗陵說得咬牙切齒,似是很不得將霍光碎屍萬斷。

上官如意不清楚外祖父究竟做了什麼事,令平時內斂的劉弗陵盛怒至此,但她曉得外祖父一直覬覦那權力。

「皇后,朕要喝酒。」

「是。」

劉弗陵就愛使喚她,從不讓其餘宮女太監插手。其實劉弗陵待她並不薄,但如意要的──霍光要的──劉弗陵卻給不起。

在劉弗陵灌完一大罈酒之後,如意終於出聲制止:「皇上,您醉了。」

「沒醉。」

「貪污之仕也總說自身清廉。」上官如意淺笑。

劉弗陵眼色有些迷茫,「小妹,」他輕喚上官如意的乳名。「妳真不似個六歲女娃兒。」他一把抓住如意的手腕,「那是否表示……朕能把妳當個真正的女人來看待?」劉弗陵的臉離上官如意很近,她可以細數他的眼睫、可以聞到醇厚的酒氣。

然後,劉弗陵的唇貼上她的,四瓣膠合。而劉弗陵的手也未閒著,急促地拉扯上官如意的衣領。

上官如意腦子一片空白,她掙得喘息的間歇低呼:「陵哥哥……

劉弗陵的理智在那一瞬間回籠。他立刻放開上官如意,冷聲道:「我不會碰妳,因為妳是妹妹,更因為妳姓的是上官,且身上流著霍家的血。」他拂袖而去。

上官如意怔怔望著陵哥哥離去的方向,第一次為自己的出身感到可恥。

**悄悄話**

其實本來是要寫【皇太極x海蘭珠】的

可是因為他們兩個實在太閃太甜所以就改成我也很喜歡的上官如意(小妹)和劉弗陵

希望大家會喜歡:))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Royal 的頭像
Royal

Royal - 沒有我的世界,你憑什麼獨活?

Roya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