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埃美莉雅‧恩洛,」麥‧米奈娃教授喊道,「到前面來。」

一個金色短髮的女孩有些害羞的向前,在一張椅子上坐下。麥教授把分類帽戴到埃美莉雅的頭上。半晌,分類帽高喊道:「史萊哲林!」埃美莉雅顫抖著將分類帽取下,交還到麥教授手上。

史萊哲林……她終究還是進了那個她避如蛇蠍的學院……

埃美莉雅微微苦笑著。她沒發現,一雙傲世的灰色眼眸正盯著她,一瞬不瞬。

跩哥‧馬份勾起一抹冷然的笑。

 

「這妳拿好。」第一天上課,跩哥‧馬份丟了一疊書給埃美莉雅。「記住這上面的名字──跩哥‧馬份。記住我的名字。」跩哥用手指敲了敲書封,望向埃美莉雅傻愣愣的表情,笑開。「等會兒上課的時候,我要看到正確的書放在我的桌子上,聽明白了嗎?」

「呃……嘎?」埃美莉雅驀然回神,完全不了解跩哥剛剛所說的一切。「你說,正確的……課本?」埃美莉雅喃喃道。

「對,課本。妳的腦袋是放在哪裡啊?這麼簡單的話一定要我再三重複妳才能明白?照我說的去做就對了。今天晚上七點,到我的寢室來。」

「喔,到……你的寢室?!」埃美莉雅覺得頭好暈。

跩哥瞥了她一眼。「幹麻叫那麼大聲?」

「不、不是……」

「妳該不會以為我是想對妳怎樣吧?嗯?」跩哥冷笑。這單『蠢』的女人。「今天晚上七點,到我寢室來替我整理。」

「整理……」埃美莉雅張大嘴,望著跩哥‧馬份漸遠的背影。

他……把她當什麼了啊?!

 

「這個、這個,喔,還有那些。」跩哥手指指著房間各個角落,埃美莉雅急急忙忙的在房間四處奔走。一下子折衣服,一下子分類書冊,一下子又鋪床。欸,才一個晚上而已,這未免也太誇張了吧?!

埃美莉雅把整理好的東西堆在跩哥床上。「請問,我可以離開了嗎?」

「當然。這些東西,喏。」跩哥遞給埃美莉雅魔藥學課本和一疊羊皮紙。「你幹麻?」

「明天上課前要交給我。」跩哥好整以暇的看著她。

埃美莉雅簡直不可置信!「你……該不會是要我幫你寫功課吧?」

「不然呢?」跩哥理所當然的說。

「這不成,你想都別想。」埃美莉雅欲把東西交還給他,但跩哥只是似笑非笑的望著,似乎在看她何時會投降。

「你不拿走是不是?沒關係,我放著。」埃美莉雅把那一疊功課放在地上。

「妳敢。」跩哥冷笑,「妳試試看啊,然後就會嚐到不服從我的下場。」聞言,埃美莉雅的動作一震。

她真的真的不想這樣。才第一天就為自己樹立敵人,那不是她要的。她只希望可以安靜且平順的讀完這七年,畢業之後有份正當的工作,很難嗎?

不,不難,只要她聽跩哥‧馬份的話就一點困難都沒有。況且,寫兩份功課也好,可以加深印象。

埃美莉雅深吸口氣,緩緩直起身子,咬牙切齒道:「這些我帶回去了,明天上課前一定給你。」

「很好。明天早上六點,準時到我房間報到。」

「你又想我做什麼了?」

「叫我起床。」語畢,他拉起被子。只餘埃美莉雅一臉錯愕的離開寢室。

 

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!!!她詛咒跩哥‧馬份一千遍、一萬遍!已經凌晨兩點了,她竟然還無法把『他』的功課寫完,更嚴重的是,她連自己的都還沒開始寫!

詛咒他詛咒他詛咒他!她從沒那麼討厭過一個人,更何況是一個還說不上認識的人。她為什麼要答應他的請求啊……

因為……她想要平靜的生活啊……但埃美莉雅知道,只要跩哥‧馬份一天不從她面前消失,就永遠都不會有平靜的一天。

 

早上六點,埃美莉雅準時出現在跩哥的寢間。「喂,欸,起來啦。」她推了推縮在床上的跩哥。

「嗯……媽妳不要吵,我還要再睡一下……」

「誰是你媽啊!」埃美莉雅一把掀開被子。「跩哥‧馬份起床了!五秒內你再不起來,就別怪我……」她的眼裡帶著一絲調皮。

跩哥囁嚅了幾句夢話,然後就滾啊滾的……掉到床下。

「五秒鐘到!看招!」埃美莉雅一腳踩在跩哥背上。跩哥發出哀嚎。埃美莉雅移開腳步,得意洋洋的看著他。

「靠!誰啊?誰踩我?!誰……」跩哥看見埃美莉雅,整個人傻住。

他……還在做夢嗎?

他很不正常,真的很不正常,不正常到了極點!

他他他竟然夢到她!夢見埃美莉雅‧恩洛!那個雜種!那個……很漂亮的雜種。

他夢見自己抱著她,汲取她身上的溫暖和馨香。埃美莉雅白皙的臉蛋覆上一抹豔紅,那顏色……竟是美的醉人。

他瘋了!絕對是瘋了!徹徹底底的瘋了!

看跩哥沒反應,埃美莉雅把手伸到跩哥眼前揮了揮。「欸,你該不會摔傻了吧?」

跩哥回過神。「妳怎麼會在這裡?!」該死的,竟然讓她看到他的糗樣。他突然很希望自己會那個『空空──遺忘』的咒語。

「你那什麼態度啊?是你要我早上六點半叫你的欸。」埃美莉雅不滿的癟了癟嘴。

「喔,呃,我起床了。」跩哥有些不知所措。

「很好。然後那些是你的功課。」她指了指地上的東西。

「妳要走了?」

「不然你還要我服侍你更衣嗎?」埃美莉雅涼涼問道。

「妳出去!」跩哥有些困窘的喊。

埃美莉雅扮了個鬼臉。「你以為我有願意留在這裡啊?哼!」她往交誼廳而去。

「滾帶落!」高爾猛地從床上坐起,晃了晃腦袋之後又立刻『砰!』的一聲躺回床上。

跩哥朝高爾的方向瞪了一眼,不過他沒有看到。

 

埃美莉雅踏著重步到餐廳,她到目前為止連個朋友都沒有,真的很可悲。

「恩洛,」跩哥‧馬份在遠方喊道,埃美莉雅一頭霧水的看向他。「過來。」

埃美莉雅愣愣的起身,然而她下一刻卻是氣得吹鬍子瞪眼睛,原因很簡單,剛才跩哥‧馬份指著要她坐下的位子被一個同樣是一年級的史萊哲林學生坐去,而跩哥‧馬份──那個絲毫不講理的富家公子──正理直氣壯的把人家從椅子上踢下去。

埃美莉雅奔到那男孩身邊,「你沒事吧?有沒有怎麼樣?」

男孩笑得溫和,「沒事,沒怎樣。嘿,我是蘇克‧拉分爾,請多指教。」蘇克說著,從地上爬起來,埃美莉雅在一旁扶著他。「我叫埃美莉雅‧恩洛。」她說。

「謝謝。嗯,我有事先走了,晚點見。」蘇克揮揮手後離開。

「恩──洛──」跩哥的聲音像是從地獄傳來的一樣,很冷,冷得埃美莉雅全身都起雞皮疙瘩。

「幹麻?」埃美莉雅強作勇敢的說。

「坐──下──」跩哥很不爽,真的很不爽。從昨天一直到今天,埃美莉雅對他不是畏懼就是妥協,有時甚至還露出不屑的神情,還不曾對他笑過!那黑髮小子憑什麼得到她的笑容?!

埃美莉雅與跩哥對視了幾分鐘,最後還是敗下陣來,忿忿得坐到他左手邊。她方一落坐,原本盤子裡的東西便咻咻咻的不見了。埃美莉雅瞪大眼睛看著罪魁禍首。

「我喜歡吃妳盤裡的。」跩哥解釋。

「你真的很不可理喻。」埃美莉雅嘆了口氣,再次把食物放進盤內。但食物根本就還沒沾盤,就立刻又被跩哥吃掉了。

「你是餓死鬼啊?!」埃美莉雅大聲罵道。

餐桌上一片安靜。

大家們都不敢相信。哪個不要命的敢這樣對他們的跩哥‧馬份說話?眾學生一齊望向埃美莉雅。埃美莉雅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頭,臉都快埋進盤子裡了。跩哥清了清喉嚨,大夥立刻回神,繼續著未完成的動作。

跩哥用餐巾摁了摁嘴,起身,離去前對埃美莉雅交代:「把我上課要用的東西準備好。還有,妳得坐在我旁邊。」他得看好她,免得這單『蠢』的女人被莫名其妙拐走。

埃美莉雅傻了。這是她進史萊哲林的考驗!不,是折磨!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Royal 的頭像
Royal

Royal - 沒有我的世界,你憑什麼獨活?

Roya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