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

我被頸上的力量往後拖。力道逐漸加大。手往上摸索,觸碰到的是一條粗糙的繩子。我伸手去掏短刀。繩子慢慢拉緊,眼前頓時一片漆黑。吃力地握緊唯一的武器,用盡最後一絲力氣,猛然轉身,高舉著手抓住箝制我的繩子,在刀刃幾次來回之後應聲斷裂。
我狼狽跌坐在地。攻擊我的是藤蔓。但我連一點喘息的機會都沒有,被砍斷的藤蔓又悄悄纏繞上我的手臂。抬手就是一刀,我使勁將它扯落,擲向蔓簾之後。
我重新踏上路途,一邊不停乾咳著,久未進水的咽喉在被折磨過後更加疼痛難耐。水,我需要水。
我跌跌撞撞的在林中行走,一不小心被東西絆倒。掙扎著想起身,卻只能無力的攤在地上。
意識逐漸模糊。我只有這點能耐了嗎?遊戲第一天就渴死在森林裡。我又要讓失望了。我總是在讓她失望,這大概是我的專長。
我已經做好赴死的決心。時間流逝,不知道過了多久,耳邊響起一聲輕脆的啪咑。
啪咑。
啪咑。
下雨了。
輕輕移動了一下手指,我在地上挖出一道淺溝。土壤濕透,成了微黏的泥。
我使勁翻身,面朝上,感受清涼的雨水落在我臉上,潤了我的唇。我像隻離水已久的魚,再次接觸到水,有種重獲新生的僥倖。
我倚著樹幹坐起來,微微喘息。至少,我熬得過今晚。
隔天醒來雨已經停了。理智上,我知道直接睡死在地上挺蠢的,缺乏一般求生常識。但我昨天才死裡逃生,相信遊戲設計師們能夠體諒。
我起身,瞥見腳邊屍體的側臉。昨晚大概是被他絆倒的。是第二區的專業貢品,分數最高的一個。都城不知道什麼原因沒有把他搬走。我從他身上把背包揣下來,才發現裡面是空的。背包腐蝕了,物資也已全毀。
本來倒在地上的屍體突然發出一種很恐怖的吼叫聲,我嚇得後退,抽出小刀隨時準備攻擊。
那個專業貢品還沒死,這就是為什麼他還在競技場裡。
他哀嚎著,聲音嘔啞嘲哳。整個人不停抽搐。他翻過身,我赫然看見他的臉只剩下一半,另一半也遭腐蝕,只餘一片模糊血肉。
專業貢品持續發出淒瀝的叫喊。這就是都城要的吧?看著我們一個個死在他們殘酷的折磨下,都城人所獲得的不只有樂趣,更多的是得意。掌握無數性命,他們還有何後顧之憂?雖說如此,卻仍遺漏了一點──他們無法控制人民心中所想。
我握緊短刀,用力戳刺進專業貢品的心窩。叫聲戛然而止,林間只剩下我的呼吸。
大炮響起,我迅速鑽入樹林,轉身逃跑。是的,逃跑。我不想看到都城無情的用氣墊船搬運那毫無生氣的軀體,好像那不是一條剛消逝的生命,不過是個玩壞了的玩具。

我體內的每一條神經都嘶吼叫囂著要逃離這個鬼地方。

我吃了幾片餅乾、半顆蘋果。一路上,發現地形慢慢在改變,從原本茂密的樹林漸漸變得不太一樣。走幾步便看見一棵昂然挺立的大樹,樹的周圍是一大片草地,走了一段路之後才會又出現另一顆樹。

凌亂的腳步聲由遠而近傳來。我微瞇了瞇眼,一個閃身爬上樹,尋了根還算粗壯的枝椏坐著。一行人自我腳下奔過,各個四處逃竄。細眼一看,發現他們身後緊跟著一群飛行昆蟲。就在我疑惑之時,其中一個貢品不知道被從哪裡冒出來的利器砸重,整個人跌趴在地,後頭昆蟲順勢而上,把那名貢品叮得體無完膚。我認出了那是追蹤殺人蜂。某種變種的昆蟲。它的毒液會讓你產生幻覺,甚至死亡。

我靜靜的躲在樹葉間,屏息著等待它們離去。大砲聲響起,代表那名貢品的生命已然逝去。

我努力克制自己不要把情緒表露在臉上。半天的時間內看著兩個活生生的人在我眼前死去,我並不覺得痛快,也沒有慶幸──離家更進一步的慶幸──更沒有得意,我只感到憤恨不平。他們憑什麼?憑什麼如此對待我們?此時此刻,我只想要怒吼,將我心中的怏怏不快全吼出來給那些煤渣不如的人聽!

但在我的憤怒即將衝破理智之前,奇怪的事發生了。我覺得有種溫熱的液體順著我的頸側向下流淌。我伸手一抹,整隻手掌血紅一片。發生什麼事?誰攻擊我?而我很快就找到了答案。

是競技場的機關。我看著空中落下的綿綿細雨割斷一隻兔子的頸脖,心中明瞭了幾分。我手腳並用的爬下樹,左右張望尋找能躲藏的地方。眼神對準了兩顆大石頭中間的隙縫。我一股腦兒的向前奔去,用背包護住脖子和頭部,感覺那些「雨滴」落在我背上的痛楚。不論我怎麼閃躲,那些鬼東西還是會砸在我身上。

等我終於鑽進石頭之間,只覺頭暈目眩,剩下全身筋疲力盡的感覺。原來失血過多是這種感覺……我不禁苦笑。兩年前我對梅絲麗造成的傷害,兩年後終於報應在我身上。

我努力撐起自己的身子,吃力的靠在石壁上,深深吁出一口氣。我勉強自己保持清醒,手裡握著刀柄,刀刃插進土壤中,我借力坐得更直,小心地割開黏在傷口上的布料。沒有水讓一切變得痛苦且更加艱難。咬了咬牙,我猛地一把撕開背上黏著的衣服。如果是以前,我絕對會痛得大吼大叫,但現在,時間地點不允許,我也不允許。我在贖罪。

我想讓自己親身經歷兩年前梅絲麗嘗過的痛苦,我不知道用意何在,或許我在試著使自己放下過去、放下那段梅絲麗不願回首的過往。

但遺忘真的那麼容易嗎?

曾經那麼多個剎那,當我望著艾兒的時候,眼前浮現的還是梅絲麗明媚的笑容。

遺忘一個在你心中曾留下深刻痕跡的人,很難。

恍惚間,我似乎又看見她了。梅絲麗輕蹙眉心,眼底是滿滿的擔憂。

「黑密契?黑密契你醒醒……不准睡!不准睡你聽到沒!」耳裡迴盪著她的聲音。

我想再看到她笑,我真的好喜歡好喜歡她的笑容……

「梅、梅希……」我有氣無力的喚著她的小名。「對不……起……」





**悄悄話**
這篇真的是難產了。
對我來說寫文章應該是一件很快樂的事啊,怎麼我每次寫HG的同人文都會覺得壓力很大呢?
應該是因為懷著不想讓大家失望的心情吧。
可是啊可是,我把黑密契寫崩了啦!!!!
怎麼會這樣我也不知道啊!!!!黑密契應該要很強怎麼我把他寫得一副很弱的樣子啊!
其實千錯萬錯都是水的錯!(推卸責任)
黑密契下一章就會有水可以喝了!然後他就強壯了!(呃?)
我不知道為什麼到最後竟然有奇怪的言情戲碼,難道是因為我邊聽好令人難過的(?)《Cut》造成的嗎?就說了寫HG不要聽音樂的嘛~~~~
噢,還有上次說的競技場的設計圖,畫是畫了,可是一po上來就會馬上破梗......= =所以等《日出》全部完成再說好了(如果到時候那張紙還有留有全屍的話......XD)。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Royal 的頭像
Royal

Royal - 沒有我的世界,你憑什麼獨活?

Roya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4)

禁止留言
  • 好好看[歎]
    所以黑密契是喜歡梅絲麗的阿......
    遊戲實在太殘酷
  • 喵喜歡就好啦
    很開心我把黑密契寫成這麼弱卻還是有人能接受......(虛弱微笑)
    飢餓遊戲真的很殘酷(嘆)

    Royal 於 2012/07/14 11:12 回覆

  • 喵羽
  • 喔喔一樓的是我喔^^
  • ok!

    Royal 於 2012/07/14 11:13 回覆

  • 裘伊
  • 姐姐 妳太厲害啦>/////<
    黑密契第一次讓我覺得那麼溫柔耶(?)
  • 妹妹謝謝QAQ
    有妳這句我就放心了!!!!
    我怕黑密契被我寫得太弱......

    Royal 於 2012/08/12 10:43 回覆

  • gsn984431
  • 歌好好聽喔~~~不會也是吸血鬼日記的吧?!!
    歌手的聲音很好聽
  • 是電影《愛情好意外》的主題曲唷
    Emilie好像是法國人
    唱片行買得到她的CD

    Royal 於 2012/08/14 20:47 回覆